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鬼夫来袭全文免费阅读 君臣文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鬼畜

更新时间:2019-09-16 08:47:02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鬼夫来袭全文免费阅读 君臣文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鬼畜 连载中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何首污分类:悬疑灵异主角:唐娜,穆绍昀

主角是唐娜,穆绍昀的小说《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此文是何首污原创的悬疑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小保安说,早上收了我的水果,本来就够不好意思的,正好我前男友现在又像变态一样跟踪我,说是怕我有危险,执意要送我上楼。 我同意了,...展开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免费试读

小保安说,早上收了我的水果,本来就够不好意思的,正好我前男友现在又像变态一样跟踪我,说是怕我有危险,执意要送我上楼。

我同意了,其实要我现在一个人上楼,心里还是挺怵的。

就和小保安一起上了楼,刚出电梯门口,就看见地上散落了不少黑灰,还有一股呛人的烟味,像是刚刚烧过什么东西一样。

顺着地上的黑灰一路走去,就见我租的屋子门口放着一铁盆,里头正有纸钱在烧,旁边还有烧尽的蜡烛。

“我去,够晦气的啊。我帮你弄灭。”

小保安想抬脚踩灭里头烧着的纸钱,被我一把拉住了。我从小跟着我NaiNai长大,她是神婆,她经常会给我念叨,说烧纸钱这种事情范不得忌讳,烧干净就好,别多事弄灭什么的,这是对鬼神的大不敬。我虽一直不大信鬼神之说,但有些事既然提出来不能做,没必要犯忌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打紧,确实该给唐娜烧些纸钱什么的,算是邻里的好意。”

“可是……”小保安见我无所谓的样子,也就叹口气:“那好吧,你先进屋吧,我也得继续巡逻了。”

“好,麻烦你了。”

目送小保安离开后,我本想立刻进屋的,可无意中发现那烧纸钱的铁盆子里,还残留着一截布娃娃的手臂。我觉得奇怪,烧纸钱而已,怎么还烧这娃娃了?我将那布娃娃手臂捡了起来,里面塞着一缕长发,卷着烧得破碎的黄符一起掉了下来。

这是做过什么法事吗?

我突然有点后悔,没跟着NaiNai学个一招两招的,也不至于现在懵逼的厉害,连谁害我都不知道。我叹了口气,用纸巾将东西包裹了起来,看来还是得回去找找NaiNai,问问情况。

我回了屋里,将东西小心放好后,简单冲了个热水澡,本来还打算看会电视的,谁知没一会儿就犯困了,还直接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我觉得身体有点凉的时候,想卧室睡觉的时候,身子又动不了了,这次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可我知道,我很清醒。

我心里一边祈求赶紧从梦魇中出来,一边自我安慰,明天一定要请假,这两天累得够呛,又是噩梦又是梦魇,估计是身体吃不消了。

忽然腰部一紧,胸口想被什么重物压着,怪难受的,我忍不住哼唧了一声。

“嘿嘿,娘子的声音也挺好听的嘛。”男Xing独特的低沉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檀香味,就和今早一样的味道,还有那土到掉渣的“娘子”称呼,简直就是和早上一样的配方。

“血带异香,鬼怪的大补之物,怪不得那女鬼要回来找你。”

我满脑子疑惑,什么异香?我怎么从来闻不到?还有,女鬼是指?

脖子间猛然疼得厉害,像被什么咬了一口,我很想喊疼,可根本张不开嘴,早上还能睁眼,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有无限恐惧,还没出息的哭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害怕了,还是因为疼才哭。

“别怕,我就是给你定个契约而已,这样以后你在哪里我都能知道。”

紧接着我感觉脖子那一凉,刚刚还火辣辣得疼,现在居然一点感觉都没了,胸口的压迫感也随即消失。

“娘子,可以动咯,确定不睁眼看看相公我啊?”

被他这一引诱,我虽心里冲着咬我这个人翻了个白眼,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隐约感觉身体恢复知觉,慌忙坐起身,万分紧张环顾屋子里。只见旁边沙发上,坐着一穿白衬衫的英俊男子,稳稳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侧颜棱角分明,勾勒出完美曲线,剑眉颦蹙,那双深邃的漂亮黑眸子正紧紧盯着我,我同他对视了一眼,除开他眼里的戏谑,竟然还蕴着几分寒意。

“是不是觉得相公我特别帅?”他薄唇微抿,轻笑一声。

好吧,我承认,确实长得够帅,丝毫不亚于那些小鲜肉,还比他们更添几分成熟的味道,极具魅力。

但我还是有些底线,屋里突然来了个陌生男人,冲着他刚才的言论,这家伙还把我给咬了,要么报警,要么……除开报警,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立马趁他不注意,掏出手机,哆哆嗦嗦想拨110,却被他一把拽住,轻轻一拉,我就被他拉进了怀里,正好贴在他的胸口,熟悉的檀香气息又在鼻尖萦绕,他那张俊脸凑近看,反而该死的更俊朗了。

“你身体好凉啊?你没有心跳?”我有些诧异,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扒拉这他健硕的胸肌,贴在他心口仔细听。

好吧,确实没有心跳……这……这不科学!

“我的胸肌是不是手感不错?这身体我可挑了很久呢!”他答非所问,且回答得很是自豪,临了还自己伸手摸了自己胸肌两把。

我脸色一白,嘴角有些抽搐:“身体挑了很久……”我是又撞鬼了吗?还是只色鬼吧?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笑着说道:“别怕别怕,你得习惯,我以后还得和娘子一块儿住呢。”

“不,不会吧,鬼……鬼大爷,你……你找我干啥?”我拼命从他怀里挣脱开,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心里慌慌。

“别这么客气,喊啥鬼大爷,我叫穆绍昀,你相公,哦,按你们现在的说法,应该是老公。”他自信一笑,还冲我万分暧昧得眨了眨眼。

“不准胡说,我连对象都没有,哪来的老公?”

“我们可是从小定了娃娃亲的,你不认帐?”

“我怎么……”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事?

“我忘了,那会你才四岁,是你NaiNai牵的线哟,你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圈黑印记,那就是我们的阴缘线啊。”

我浑身一颤,背过手条件反射得摸了摸左手无名指,那里确实有一圈黑印记,我一直以为是胎记来着……难道真是他说的姻缘线?

他见我不说话,一屁股挪到了我旁边,仗着他手长,又把我一把搂进怀里,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红玉戒指,趁我没回过神,直接套上了我的左手无名指。

“哎,你干嘛呀?”我慌了,连忙就要把戒指拔出来,可那戒指像是在我手指上生了根,根本拔不动。

“小媳妇儿,这可是血玉戒指,带上了可不是那么容易摘下来的,别费劲了,弄断手指,我会心疼的。”他无奈冲我摇摇头,像是很不理解我这死命拔戒指的行为。

我拔得手指都疼了,那戒指还是依旧摘不下来,也只能放弃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突然好奇了。

他抬手摸摸我的头,勾起一抹暖暖笑意:“昨晚嘛,是穿墙的,但我现在有身体,穿不了墙。”他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串钥匙,甩了甩,又说道,“喏,我有钥匙,租了你隔壁那间屋子。放心,你刚刚洗澡,我没偷看。”

我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连忙裹紧自己的衣服:“你……你昨晚穿墙了?”

“是啊,昨晚我来……我来是跟着那女鬼进来的,我好奇这女鬼为何会死得那么惨,没想到看见她想咬死你。”

“你说的是唐娜吗?她为什么要咬死我啊,我平日待她还不错啊?”我纳闷了。

他沉默了一阵,才继续回答我:“我不知道,只是她怨气很重,而且还化作了厉鬼,照这程度,你是不是坑惨她了?”

“难道是和红旗袍有关系?”我想想有点冤啊,那旗袍明明我扔了,还警告她不准拿,可唐娜不听,自己偷偷拿走,怎么她将怨气撒在了我身上?

穆绍昀皱皱眉,问道:“什么红旗袍?”

“昨晚唐娜没告诉你吗?”

他挠挠头,略带尴尬得说:“我见她要咬你,就一掌把她拍得魂飞魄散了,也没啥机会听她说什么……”

我有种想抽他的冲动,可仔细想想,怎么感觉这货好像很厉害,能一掌将唐娜拍得魂飞魄散,那是不是也能把我一掌拍碎了?

“好啦,小可爱别想啦,一起睡觉觉吧?”他又蹭了过来,将头枕在我肩膀上。

我一把推开他,又羞又气:“老色鬼赶紧滚,滚滚滚!”

“别呀别呀,放心,我现在有身体,凉归凉了点,但我保证,绝对不会给你的**日子产生任何影响的。”

他最后一句话,是贴着我耳边说的,他呼出得气吹了我耳边痒痒,躁得两颊又热又红。

“老色鬼!”我抄起沙发上的靠垫向他狠狠砸去,却被他一一稳稳接住了。

“老色鬼这个不好听,喊声老公来听听,你也可以喊大可爱,甜心什么的,我不介意的。”他恬不知耻,笑得极为灿烂,又该死的迷人。

我被他这厚脸皮程度,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货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何首污)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唐娜,穆绍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何首污)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唐娜,穆绍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 漩涡水户x宇智波斑本子

    作者:

  • 在教室里强奷美女班主任漫画

    作者:

  • 曦羡车 曦羡蓝大黑化 囚禁

    作者:

  • 两导演睡女一号 横店副导演一天换一个女的

    作者:

  • 唐雨汐江柏川小说

    作者:

  • 魅魔 妖姬 吸收 转生魅魔

    作者:

  • lab still小兵ryona

    作者:

  • 冰九失禁肉

    作者:

  • 瓦基丽武神裸身图

    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