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六十二章 赤子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无广告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六十二章 赤子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无广告

发布时间:2019-10-01 08:53:2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陌茶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阿朗,宗门的小说是《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它的作者是陌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的弟子,你的贤臣?”久久不动声色的司徒玦突然沙哑地开口,“宗主提出的条件的确诱人,可是……这条件相对于年轻一辈的‘太阳火焰’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免费试读


“你的弟子,你的贤臣?”久久不动声色的司徒玦突然沙哑地开口,“宗主提出的条件的确诱人,可是……这条件相对于年轻一辈的‘太阳火焰’倒还是有几分吸引力,而对于历经风霜的飞鸟堂……”司徒玦眼神冰冷地扫了我一眼,“请您告诉我,为何飞鸟堂要倾力助您?无缘无故蹚浑水,我们有什么好处?我们的地位已经接近巅峰,所谓的欲望也随着堂主的离去而消失殆尽。宗主,请您考虑周全。”

“不。”我笑了,“你们飞鸟堂的欲望不但很大,而且你们的地位也没有接近巅峰。单单把你们的欲望拿出来讲,就已经够让我头疼……只可惜,很重要的一点,你们飞鸟堂的欲望也是本宗主的欲望啊,我和你们一样,我也希望重见叶臻……”

昔日的旧名,曾经名冠天下的公子臻,无论是此时在座的青年才俊,还是昔日巫朗旧部,有谁不知道这位公子的存在?曾经那么光辉的往事啊……即使是如今的西荒人,也是一边逃着一边去忘记他,可惜,越是逃,便越是忘不掉。

“这次我主动请缨赴邺城,一来是为了兵权,二来……是为了叶臻。”我的视线在司徒玦身上静静滑过,似乎相给予他一点安抚和鼓励,可是后者完全不顾我的好意,一个踉跄站起身来,蒙在黑色纱巾里的眼睛通红,他的声音颤抖了:“你……真的有堂主的消息?”

“是,确切。”我颔首,表情收敛了几分,显得严肃庄重多了,“如果我能活着从邺城回来,那么叶臻一定也会被我带回。如果我战死,那么便是同归于尽……这是最坏的结果,送回两具冰冷的尸体。”

“可是呢……”我故意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既然能在出征邺城之前召集你们,那便是说我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我不会以一具尸体的身份回来。所以这一点,司徒先生可以大可放心。”

该吊胃口的都吊过了,该威胁的也都威胁了,该提点的更是已经暗指……我的目的达到,不再费心思和司徒玦嘴上掐架。

看着司徒玦身体颤抖,我使了个眼色,示意璇玑上前搀扶,倒上热茶好生安抚,待他情绪稳定,我看着他,余光望着剩下迷惑的众人,开口:“可单凭这一点,我还是无法让飞鸟堂真正向我效忠,原因之一,因为叶臻不但是飞鸟堂堂主,特更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去救老师,天经地义。所以……我希望我旗下的玄族的飞鸟堂,能够并存于玄族,但独立于玄族,你们的存在,要不仅仅是空有虚名的扬名天下、身居玄族,而是,正在能够面对天下,脱离玄族而闻名。”

“宗主之意,恐怕不只是要我振兴飞鸟堂罢?”司徒玦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些了,虽然依旧沙哑,但好在不会悲痛绝望到说不清话语。

“是。”我点头承认,“我希望,飞鸟堂能够成为全天下的信息情报中心,我要你们掌握全天下的信息,无论是草民还是皇帝,无论是白道还是黑道,无论是大靖还是西荒,全部,我要的是全部。”

看着司徒玦久久沉思,我接着解释:

“我希望飞鸟堂能对外开一个窗口,专门为天下人解答疑惑,可以有人拿着重金上门求访,由堂主开价,以金钱交换适当的信息。”

“这?”一边的封析很感兴趣,却犹豫起来,插嘴道,“天下的信息说起就难,要掌握起来更难。即使是扬名天下的飞鸟堂,如果有达官显贵拿着金钱来问,比如……下一任皇帝会是谁,如果是这样的问题,要怎么回答?不回答,或是答错了,不都是砸自己招牌吗?”

“这个啊……”我看着若有所思的司徒玦,心道他自己是明白了,但我不介意再讲一遍,让在座诸位都拨开浓雾见太阳,“其实只要堂主依照问题的贵贱开出了天价,那又有谁问得出口?”

“价格掌握在飞鸟堂手里,不想回答,自然就可以开出天价。”司徒玦颔首,“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宗主果然天纵英才。”

我理所应当地受任,“司徒先生,我的意思您已经很明白。消极沉默这么多年的飞鸟堂,我希望能在您的手上看到光辉重现。”

“宗主这是何意?”司徒玦的眼神阴冷,在我身上狠狠扫过,似乎想一眼看到我的灵魂深处,“在我的手上光辉重现……在下只是区区一个代理堂主,如此重任,还要等堂主回来再细细研究。司徒并没有实际的抉择权。”

“司徒先生……我的话里有话,你不是不明白,而是害怕去理解。”我盯着他,又重新抛下一个Zha弹,“你应该知道,即使我能平安把叶臻带回来,他也早不是以前的公子臻。连我都不清楚如今的他会变成怎样的一个怪物,或许和我一样,或许比我还要痛苦……而您刚才所言所语,难道要我理解成……您在婉拒?”

我环视众人,“当年在亡国之时,能够活下来的大靖贵族少之又少,能活下来的,或者身负残疾,或者苟延残喘,或者……像我这样,已经无法称为人。”我的语调渐渐低了下去,“……在座诸位都知道,当年我师父是何等英烈,以一己之力刺杀西荒首席将领……虽然他失败了,但他依然活着,他被青丘涂山氏藏了起来,如今被改造成了如何的怪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无论如何,他是我的师父,拼上Xing命,我亦要救他。”

“……巫朗。”司徒玦在久久的沉默后,竟然第一个张口,他盯着我,血红的眼睛深邃的如同血泊!

他一直在叫我曾经的名讳。

曾经,那个光耀到天下人尽皆知的名讳!

“巫朗,无论如何,请你不要忘记,你还是巫朗,曾经的巫朗,成为玄十三之前的阿朗……他是你的师父,希望你一直都记得。”司徒玦的声音渐渐哽咽,“希望你无论何时,都不要选择你身为玄族宗主和大靖末代公主的利益……而…..再次抛弃了你的师父。”

再次抛弃……我的手微微紧握,利用刺痛是自己时刻保持冷静,切勿不可意气行事。“不会的,这样的事情,不会重演……如果……司徒先生信得过我,那么巫朗便一如当年的叶臻师父,所托所命,在所不辞。”

“人在做,天在看。”司徒玦冷冷盯着我,“今日誓言,宗主切勿忘记。”

果然第一个就是个硬骨头啊……不过终究还是被我啃下来了,我这次没有再按着辈分的先后顺序而去照顾卫风,卫风毕竟我帐下曾经的文书,多年来的相处我已经习惯上把他看做了亲密的自己人。

“封析,黎原。”我向着两个少年点头,尽量假装沉稳慈祥,拼命回忆着曾经祯一的仙姿道骨,“你们,是目前玄族最优秀的两位年轻弟子。我巫朗是个已死之人,可以说注定命不久矣,我的一生,是没有办法和祯一师父一般,拥有那么多座下弟子……但我死后,玄族还是需要一个新任的、朝气蓬勃的宗主,我曾经中意于大师兄仲和,可惜如今十年来,仲和师兄对于玄族宗主之位已淡,经历了上百年洗礼的玄族,需要一个新兴力量的注入。”

“所以我和仲和师兄中意你们二位。”我望着面前两个年轻人,“你们两位中的一人,未来有可能成为玄族宗主,另一位,则入进玄族长老院……这是最正常的情况,再特殊一点,如果你们不够优秀,不能达到我的期望,那么我会另选良才,留用你们辅佐新任。”

“机会,我公平地给予了你们二人,是否优秀,请证明给我看看。”我眼神犀利,当年睥睨天下的风姿尽显。

狠话放下来,就要柔软的分析打开这两人心里的疑惑。

封析面容俊雅,眉头微微皱起,一副深思熟虑。

黎原面色凌然,眸子微微眯起,似乎看着猎物。

看来两位都很是优秀……起码,没有临阵乱了阵脚。

我对自己的眼光愈加赞赏。

“你们两个都各有优点。”我客观地分析,“首先是封析,你的武学造诣虽无法达到极致,但你足够负责,才思敏捷,慧敏聪慧,这是你未来担任玄族要职的最大优势。当年我师父祯一跟我说:所谓玄族人,就是要人前无私,人后自私,人前吃亏,人后赚回,人前聪明,人后……依然聪明。”我盯着封析,看他依旧一副受教模样,心里甚是欣慰,“你这段时间经过仲和的调教,心律已经比以前成熟许多,Xing格也更加稳定,说明你的成长很迅速,我看得到你的努力。十全十美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的,我虽然希望你更加圆滑世故,长袖善舞,但我更希望……无论日后你变化成长到什么程度,你都不要忘记,你胸腔里跳跃的那颗赤子之心!”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作者:陌茶类型: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