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九章 入狱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H文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九章 入狱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H文

发布时间:2019-10-01 08:53:3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陌茶 状态:已完结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为陌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阴冷潮湿的地牢,空气里弥漫着寡淡的血腥味。冰冷的兵器交错纵横,错落有致地高挂在地牢土黑色墙壁上。一个女人瑟瑟发抖地跪在草甸上,养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免费试读


阴冷潮湿的地牢,空气里弥漫着寡淡的血腥味。冰冷的兵器交错纵横,错落有致地高挂在地牢土黑色墙壁上。一个女人瑟瑟发抖地跪在草甸上,养尊处优的胖脸上满是血红红的巴掌印。

我打了一个酒嗝,醉眼朦胧地撩起女人一撮黑发,邪气地笑起来:“莫夫人辛苦了,陪着在下在这里受苦。”

“贱人!”莫夫人姜氏一口痰差点吐在我脸上,我面色不变,笑盈盈地捧起姜氏的脸庞,像是欣赏一块传世的古玉。

“堂堂一个师尊正室,没想到还被小妾欺负成这样,瞅瞅,你被人家冠了个什么罪名?”

姜氏的眼神毒的可以直接把我射穿。

这人真不好玩。

我扔下了姜氏,舒舒服服靠在她对面的草墩上,享受姜氏的眼神攻杀。

因为某个不实的罪名,我和姜氏被莫柏义的小妾连着他坐下那几个弟子扔进了地牢,那个不实的罪名嘛,是莫柏义正室姜氏夜访鄙人寝宫,被女婢发现的时候两人衣衫凌乱,睡眼朦胧。

这什么个罪名啊…….好歹搞清楚Xing别关系行不?虽然我不介意搞百合,但姜氏这种半老徐娘如何能如本人眼!我放着一桌子的红袖楼美人不要,非要和她同床共寝个毛?如今深更半夜,这没谱的事儿明显不是莫柏义指使,只有那脑残的莫氏小妾才会搞出这么二B的事情!

不过将计就计好了,既然有把本宗主投进来的胆量,就应该有请本大爷出去的本事!堂堂建宁公主被人诬陷和师嫂搞不伦之恋,傻瓜也不会信吧!

我的眼前突然幻化出了仲和师兄被气晕过去的美妙场景……

“混蛋!贱人!放老娘出去!”对面的姜氏毫无形象地大吼大叫,原本妆容端庄的面孔也是黄脸婆子一个。

“省省吧师母,师尊如今喝的大醉,没空管你,明早您就收拾收拾领着一纸休书滚回北姜山吧!”

门口守卫的弟子不客气地说道。

姜氏哭得更凶,小巧的鼻子一耸一耸,看上去年轻时也算个不丑的大家闺秀。

“北姜山?”我仰躺在草墩上,张开了双眼,似乎是对着空气说一般,“你是姜老爷子的闺女?”

姜氏愣了一愣,咬牙:“是又怎样!可怜我十五岁就嫁给这个混蛋,隔了不到两年就又娶了那江东的柳氏…….当初若不是爹逼我,我也不会嫁给这个狼心狗肺的人!”

“咳咳,二夫人是江东人?果然江东美女辈出啊……”我一副神往状。

看姜氏一脸想掐断我脖子的摸样,我赶紧赔笑:“姜夫人您美得倾城倾国啊!那柳氏那里比得上您?好歹您家姜老爷子就是个跺跺地四周颤的主儿,还是您高,您高!”

我“生前”曾经和姜老爷子关系不错,他有一手酿酒绝活,我经常犯了酒瘾就去找他。姜老爷子膝下有四个儿子四个闺女,正好可以凑两盘打麻将。我年轻那会他二儿子姜成渝入朝为官,就是拜在我旗下,在我手底任轻车校尉。如今这莫柏义的夫人姜氏,不知是那四个闺女中的哪一个?

“呜呜呜呜——”姜夫人毫无气质地大号起来,号的我心烦意乱。

“我爹、我爹那个老混蛋早就两脚一蹬翘了!莫柏义那个混蛋,他、他负我!没我爹,他怎么当上这师尊的!”

我看着哭哭啼啼地姜氏,以及她脸上那红彤彤的巴掌印,突然也有些心痛。姜老爷子要是知道我为了自己的阴谋诡计而让他闺女脸上挨了这么多巴掌印,估计从坟墓里也能跳出来掐我脖子吧?

“喂,小丫头。”我换了一种口气,脸色也不如桃花了,满眼也不水波荡漾了,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拍拍身上白袍子上的褶子,一撩长发,英姿飒爽,煞是帅气。

姜氏呆了呆,瞅了我半天,方回过神来。

“你是姜老爷子那个闺女?是姜成渝那个同母妹妹?”

姜氏眨眨眼,磕巴了:“你、你、你你、你是、是、是、谁!”

“果然。”我笑了,“姜成眉?是这个名字吧?恐怕你怨恨不着你老爹给你许的这门亲事,因为当年给你和莫柏义牵红线的…….貌似就是不才在下本公子我。”

…….

我无辜地倒在地上咳嗽,奋力想把姜氏愤怒塞入我口中的稻草屑全部呕出来。

而身边的姜氏已经一脸呆瓜状了,在我嘴里狂塞几把稻草屑后,她突然明白过来和她那神经老爹关系好的可以给他宝贝闺女牵红线的人——貌似只有一个,那就是隔三差五常在她家喝的醉醺醺、两脚颤悠颤悠的大靖公主巫氏建宁!

娘啊啊啊啊——这死了十多年的人怎么就活过来了呢?你瞅瞅,黑发委地,双颊玫红,目似繁星,肤如Ru脂,美不胜收,这样个美人儿,怎么就是个僵尸般的存在呢!

咳嗽好一阵子,我才舒服了,转过身,敲敲成石头状的姜氏夫人,叹口气:“小眉啊真是苦了你了!姑姑当初错给你许了门婚事,如今酿成大祸,差点把自己也扯进去了……悲哉彼哉!”

沉默好久的姜氏转过头来,木呆呆道:“你是——巫朗姑姑——你是——女人——你——混蛋!!!!!!”

被这突如其来的嚎叫吓了一跳,我惊吓连连,向后狂退了几步。

“你是个女人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可恶柳氏那个贱人实在太贱了——等老娘出去定要卸了她的筋骨!”

我无可奈德地捂耳朵,慈祥地微笑:“小眉别担心,这柳氏欺负人欺负到家了,竟然欺负到你姑姑身上,姑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好歹我当年为了顺姜老头子的酒还和他当了拜把兄弟,这点事包在姑姑身上!好歹我怎么说也算是你娘家的人!”

姜氏一听这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搂着我的腰大声诉苦起来,这时候倒也不管我到底怎么活过来了…….

我甚霸气地拍拍她的肩膀,一副交给我绝对没问题的样子。

其实我心里也没多大底,只是吩咐璇玑去做事,我等下还得去监督着她。如今带着这姜氏拖油瓶,我恐怕行动起来也不怎么方便啊…….

“小眉。”我将姜氏提起来,“我们越狱吧!”

…….

月黑风高,我带着姜成眉越狱成功。坐在不知某位弟子的房屋顶,我甚霸气地对月微笑,而成眉小姐…….还在那里依依呀呀地哭啊哭。

明明她年纪比我小,如今却憔悴的厉害,妆容都哭花了,现在看就是个黄脸婆子。

“小眉,如今月黑风高是个杀人的好时候!你看你丈夫对你如此寡淡我们不如一刀痛快送他到西方极乐世界!”我一口气说道。

“别啊姑姑!”姜成眉嚎叫,一把拉住我的袖子,“我丈夫他虽然不人道,但好歹我们这么多年,别想杀就杀啊!况且——柳氏不除,他死了有什么用!”

“咳咳,你丈夫犯下了大错。”我解释,“他冲撞了本宗主,而且私下勾结西荒朝廷,我不杀他不解民恨啊!”

姜成眉小声抽泣道:“那是卿云尔公主…….”

“那家伙还被我锁在醉央楼呢明天等官兵来接她回家!”我大手一挥,甚是豪迈。

“姑姑不可啊!”姜成眉嚎叫。

我抿嘴一笑:“有何不可,下马威啊下马威!”

姜成眉瞅了我半天,貌似在思考建宁公主和常人不同是谁都敢惹的主儿这个艰难的问题…….

“时间还早,我们等一会再去办事儿。”我瞅瞅月亮,“对了你哥哥姜成渝那家伙怎么样?当年那场劫难他逃过去了?”

姜成眉诧异地看着我:“哥哥他……早就去了,当年公主您自杀殉国,我哥哥在狱中听说了便一头装上了墙,当场暴毙…….其实他不是贵族身份,第二天就能给放了的,但为了您他他他不惜…….呜呜呜呜,为这我娘亲哭了好几天呢…….”

我嘴角抽搐:“这个笨蛋…….老子要他陪老子走奈何桥么!就不会养精蓄锐等着老子回来的那一天吗!”

“这个姑姑,一般人死了,基本上活不了了就。”姜成眉小心翼翼地提醒。

哎。我无奈望天。

当初头脑发热跳下去还是有坏处的,如今当年部下死的死,老的老,根本凑不成个军队。如何解救大靖人民如水火?如今何笙不知去向,祯一亡故,叶臻不肯现身,姜成渝暴毙,仲和那家伙不太顶事儿,璇玑年龄又太小,根本每一个指望的上啊!

我长叹一口气,望着皎洁明月,忽然想起了那个卷发的少年,此时他已经黄袍加身,估计如此良辰美景正在和某个貌美的妃子滚床单…….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在十多年前的月夜下,豆蔻年华的我正和他坐在月牙泉边,我的长发在月光下如一匹昂贵的丝绸,他笨拙地撩起我的长发,红着脸说:

阿朗,他日若吾为天下之主,吾一定立你为后。

皇天后土…….当年我打造出的那一双戒指,此时在哪里?

皇天戒指,如果他不嫌弃应该还戴在无名指之上…….我低头看看空旷的手指,那后土呢?我花费七天七夜打造出的后土,此时正在他某个得宠风妃子手上吧?

或许不然,那后土也或许在他那位正宫皇后手上。

那位皇后虽然如今不受宠,但是那戒指,可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身份啊!

我心口有些痛。废了那么大劲,还是给别人打造了嫁衣。

巫朗啊,你号称八面玲珑,到底玲珑在哪里?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作者:陌茶类型: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