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十九章 幼棠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kuso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十九章 幼棠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kuso

发布时间:2019-10-01 08:53:3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陌茶 状态:已完结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由网络作家陌茶所着,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朗,宗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安语樱的琴技十分出色,虽不敢称为当世无双,但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倒不是吹牛。 安语樱弹琴的姿势极美,刘海微微下垂,投下一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免费试读


安语樱的琴技十分出色,虽不敢称为当世无双,但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倒不是吹牛。

安语樱弹琴的姿势极美,刘海微微下垂,投下一片细细碎碎的阴影,欺霜赛雪的肌肤,在阴影的映衬下更为白皙。她弹琴的指法多变,追求的是指法的优美。而我的师父和我都认为,能用一种指法弹出惊为天人的琴曲才是上上选,只可惜,这点我没做到,我师父祯一也没做到。

宫女焚上了香,若有若无的沁香在殿内蔓延开来。殿内的几扇雕花木窗打开,外面是海棠的红和樱花的白交织起的一片旖旎风光,花香糅合着焚香,只觉得身在天宫,雍容无限。

“璇朗?”醉倚在贵妃榻上的青格勒微微挑眉,青色琉璃般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我,“你也一起来喝吧……美人美景固然绝配,但少了美酒助兴啊。”

美人美景固然绝配,但少了美酒助兴啊…….这么熟悉的话语,仿佛十年前从未消散,十年前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十年前,我守在城门之上,众将士们把酒言欢,欢声笑语,夜夜笙箫。作为首席的我,没有阻止。因为我知道,过了那一晚,这满城的将士,能活着回来再喝酒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但那时的我不知道,我这一夜的放纵,恰恰要了这满城将士的Xing命啊……

鲜血弥漫啊…….这要命的毒酒哟!我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不了,陛下。”我笑着拒绝:“在下,是来见见太子殿下的。”

“哦,是提前见见太子啊。”青格勒笑了,“也好,看看,他有没有资格做你玄族的弟子。”

我无声笑笑,这种时候我应该自谦,可作为玄族的宗主,我却应该承受这番称赞,我应有这种的傲气。

“太子殿下是鄙人的第二位徒弟。”我开口,“无论身份,只要品质正直,便可能成为我玄族弟子。”

青格勒的眉眼微微上挑,琉璃珠子一般的眸子在我脸上细细研磨,似乎想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品质啊……来人,去宣室殿带太子来。”

宣室殿是皇上的御书房,此时已经深夜,太子殿下还在宣室殿,恐怕仍在埋头苦读吧,看来这储君的位置,也不好做啊…..年纪轻轻,重任难当。

“璇玑,把宫铃拿来吧……”我淡淡吩咐。

“宫铃?”璇玑一惊,“第一次拜师,就赐宫铃?这、这也太……”

宫铃是玄族弟子特有的配置,一般只有长族大弟子才有资格佩戴,如今我赐太子宫铃,便是光明正大地昭告天下,这太子叶昱,便是我璇朗的正宫嫡徒弟。

“有问题么。”我笑,“若是太子担不起,这天下,那又有谁担得起?”

安贵嫔柔柔一笑,琴声戛然而止。“璇大人果然好气魄,这宫铃一贯是武林中人争夺之物,相传,只要拿着玄族宫铃去玄族求救,便是上刀山下火海,玄族外族弟子也在所不辞。”

“这宫铃有这么玄妙?”我笑了,“宫铃只是个死物,而人是活的。玄族弟子只效忠活人,至于这死物——其实可有可无。”

安贵嫔被我的傲气所挫,娇嫩的面孔笑容却依旧。“璇大人果然是个妙人儿,樱姬浅薄了,请大人见谅。”

“不妨。”我优雅地抱拳一笑,“安贵嫔才思敏捷,璇某仰慕已久。”

几句无妨的谈话,我却隐隐感觉到这安贵嫔不一般。恐怕外界相传的安贵嫔不喜世俗,也只是谣言而已。几句话就指戳我的痛处,绝不是不理世事的贵嫔能说出来的。

门口的拉门传出了沙沙的响声,两旁的宫人恭敬地行礼,太监一声尖利的“太子殿下到——”,原来,是太子到了。

对于这个未曾谋面的徒弟,我多少有些期待。敢和大靖末代皇帝靖兆帝叶昱同名,是个怎样的人物呢?

烛火的阴影下,一个小小的身影逐渐浮现,迎着烛光,他缓步上前,腰间的玉佩零丁作响,小小的脸庞逐渐在阴影中浮现。

还未待看清他的面容,小小的太子已经俯身跪下:“叶昱参见父皇、母妃。”

“起来吧。”青格勒手中的夜光杯摇摇欲坠,一片醉眼朦胧间,他沉声说道:“还不快来见过你师父?”

小太子微微转过头来,望向我。借着略显昏黄的烛光,太子的面容逐渐在我眼前清晰。

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孩,长得和青格勒十分相像,只是那近乎透明的肌肤,却和常年在外奔波晒成小麦色的青格勒不同,虽是及其的美,但美得空虚,美得近乎天人。

太子慢慢走到我面前,一双琉璃珠子一般的眼眸略显好奇地望着我。

在灯光下,我细细打量着他的眸子,由于忙着连夜念书,他两眼都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一双眸子仔细看着,竟不是青格勒那般的青色,而是——弥漫着淡淡的嫣红!

我一惊,轻轻拉过太子,接着月光,细细打量。这嫣红色的眸子在大靖很少见,在西荒更是绝迹,若非要我说说这血红色眸子的出处——我只能说,除了玄族一小部分人拥有,我从未看到其他人有过这么惊骇世俗的眸子!

在玄族历史上,这种血红色眸子只出现的少部分的宗主身上。一般只有武功高强,近乎天人的玄族宗主,因为练功步入瓶颈阶段,走火入魔,心火才会弥漫眼上,将眸子逐渐染上鲜红。

而且,除了嫣红色眸子,长发逐渐被冰蓝镀上,也是走火入魔的一个特征。

我的手指有些颤抖,不敢再看太子满脸震惊的表情,手指一动,拉开了他束发的锦布。

微微泛蓝的卷发一倾而下——那种蓝近乎乌黑,却在月光和烛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晶莹的蓝光。世人仿佛都很钟爱长直发,而这种微微翻卷的长发,应该来自青格勒。

“太子殿下,在我之前可有别的师父?”我尽量压制住颤抖的舌尖,小声问道。

“没有。”太子望着我,回答。

“太子的发色和眸子颜色像他的母亲。”躺在贵妃榻上,久久没有说话的青格勒突然开口,他丢了夜光杯,赤着脚,青色锦袍长长地拖在地上,缓步走来。

“母亲?”我的脑子高速运转。十年前,玄族有这般的人物么?还是被玄族逐出了师门?竟然将这些遗传给了孩子——这般优秀的基因,太可怕了。

“师父。”小小的太子抬起头,澄澈的眼眸淡淡地望着我,“我可以做璇师父的徒弟吗?”

我避开了小太子的目光注视,望着赤脚站在身后的青格勒,无声地苦笑:“我说呢……要我做太子太傅,果然陛下可不那么简单…….要做太子的师父,不是自夸,这天下,貌似只有我一个人敢当。”

我轻轻抱起太子,下巴在他的肩窝摩擦。“发色、眸色,都已乎常人,稍一个没教好,这孩子,恐怕是天下的危机。”

青格勒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面色平静,即使早已喝醉,但他的步履依旧很有章法,他缓缓走过来,直视我的眼睛:“你可以保他多久?”

我微微迟疑,话语在舌尖转了转,我坚定地回答:“一辈子。”

“一辈子……?一辈子……?是……一辈子?”青格勒连问了三遍,一遍比一遍坚定,一遍比一遍哀伤,却,一遍比一遍欣喜。

我微笑,嘴角的微笑却弥漫着不可会散的悲哀。我的手指轻轻在太子脸颊上滑过,顿了顿,拿出了璇玑奉上的宫铃,手指缠着绳线,三转两转,将宫铃系在了太子胸前。

“好好保存哦,叶昱。”我将太子放下,摸摸他的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玄族宗主璇朗的徒弟,今年赶不上了,明年玄族大典,你随我回去祭拜列祖列宗,那时正式行玄族大礼,拜我为师。”

“师父……”太子低头,抚摸着胸前的宫铃,七彩宫铃在白嫩的小手中间夺目生辉,煞是好看。

“取字了没有?”我摸着他的头问道。

“没有。”太子抬头答道。

我不喜欢叫这个孩子叶昱……追着一个曾经是自己皇兄的人,叫他的名字,说实话,我着实接受不了。取一个字,我会日日叫,一定要消磨掉“叶昱”这个名字。

“师父赐你一字如何?”我挑眉,望着窗外那一树嫣红卓姿的海棠,我笑的欢快:“……叫做……幼……幼棠如何?你可愿意?”

“幼棠?”小小的太子重复道。

我解下下了左肩的海棠枝,光可鉴人的长发泼墨般洒下。含苞欲放的海棠在我手里美得红润,我将海棠枝交给幼棠,“幼棠,珍重哦。”

望着他那一头晶莹泛蓝的长发,其实,我第一个冒出的名字并不是幼棠,而是……幼蓝。

哼,莹蓝长发,嫣红眸子,天生煞气?杀星降世?我偏偏不信,若他的命格是如此,我偏偏要改他的命格!天命如此,我偏偏要逆天而行。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作者:陌茶类型: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