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六十三章 少帅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别扭受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六十三章 少帅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别扭受

发布时间:2019-10-01 08:53:4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陌茶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小说,是作者陌茶创作的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你们两个都各有优点。”我客观地分析,“首先是封析,你的武学造诣虽无法达到极致,但你足够负责,才思敏捷,慧敏聪慧,这是你未来担任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免费试读


“你们两个都各有优点。”我客观地分析,“首先是封析,你的武学造诣虽无法达到极致,但你足够负责,才思敏捷,慧敏聪慧,这是你未来担任玄族要职的最大优势。当年我师父祯一跟我说:所谓玄族人,就是要人前无私,人后自私,人前吃亏,人后赚回,人前聪明,人后……依然聪明。”我盯着封析,看他依旧一副受教模样,心里甚是欣慰,“你这段时间经过仲和的调教,心律已经比以前成熟许多,Xing格也更加稳定,说明你的成长很迅速,我看得到你的努力。十全十美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的,我虽然希望你更加圆滑世故,长袖善舞,但我更希望……无论日后你变化成长到什么程度,你都不要忘记,你胸腔里跳跃的那颗赤子之心!”

“如果是单单玩弄权谋,少帅,这世界上又有谁能比得过您?”长久的寂寞里,一个清冷而淡泊的声音略显突兀地响起,从开始都现在,一句话都未说的卫风竟突然张口,眸子淡淡瞥过我,“而且……这世界,唯一一个将权谋玩到极致,却丝毫不失赤子之心的人,一直都是您啊……”

“多谢卫大人盛赞。”我勾起了嘴角,望着众人,更像是穿过一切,望着遥远的时空**过去,“……这位卫大人,是巫朗从未谋面的父帅旧部,卫风卫扶摇,昔日巫军少将。”

曾经我那位未曾谋面过的将军父亲……曾经和那血淋淋战场挂在一起的名讳。是我永远不想揭开的伤疤。

卫风是父亲昔日的副官,官拜少将,父亲战亡后隐于巫族,那些我不在的日子,多亏了他的暗中提携,才没让穷奢极欲的巫族本家而逐渐走入外强中干的下坡路。

这个人,在我取得大靖兵权后,更是拜入我帐下,脱下武者身职,做了我身边最亲近的文书。我们,是一起流过血,洒过泪的战友,我们曾经在破城之前豪气干云,醉卧沙场,浴血奋战……也是现如今唯一一个懂得当年“建宁”二字含义的人。

“昔日旧名……少帅还记得。”卫风微微弯起嘴角笑了,“如今真正认识沙场上的少帅的人,如今只有我一人……当年风采,少帅还记得?”

“只要你一天喊我少帅,我就已经是曾经的那个建宁。”我的眸子深邃,“当年在帝都城门前失去的那个蓬勃世界……如今正缓缓流回我的手中。十年回首,风云变幻,改朝换代,扶摇……唯有一颗赤子之心,我希望我终生不变。”

“在人Xing的一片漆黑里,果然只有这一盏心灯如月……”卫风了然地站起身,玉色的长袍一撩而起,他单膝跪下,脊背挺直,声音清冷,透着军人特有的严肃与庄重,“臣卫风,叩见建宁殿下。此生此世,愿遵少帅差遣。”

建宁殿下…..又一个熟悉的名字滑过我的耳朵,我苦笑,眸子里逐渐染上冰寒之色。“前生牵挂,巫朗从未放下过。愿大人倾囊相助。”

单膝跪立的卫风没有马上站起,他的眸子依然盯着我,“少帅,卫风如今,也只有一个问题还想问,您的胸腔里,还流着红色的鲜血?”

……原本已经极其安静的待客室再次陷入了愈加深入的沉寂!我看到璇玑颤抖地盯着我,漂亮的大眼睛深处满是恐惧。

她太怕了……她怕真相,也怕如今这么血淋淋地解开真相。

“……此心仍跳,此血仍殷。”我的声音沙哑,却犹自带着铮铮铁骨,“巫朗,从来都不是肯躲在他人羽翼之下的弱者,即使……如今的巫朗的生命,是可以计日而待的。”

我站起身,绕过卫风,“所以,我这么着急……我历尽千辛万苦爬回来,我的目的不达到,我誓不罢休!……我不能白白死了一次又一次。所以,我需要你们,需要一个全心全意我可以依仗的帮派,如飞鸟堂。需要一个忠诚可靠的支柱,如卫扶摇。需要两位才华惊艳的继承人,如封析和黎原。”

“我确实有一些心急……但我需要肯为我卖力的人,我的时间不多,我可能看不到我的帝国在我手里复兴,但我要拯救的人民,却可以办到。”

“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并不是单纯地属于某一个人……”我的眼神凌然,嘴角的笑容凝结得恰到好处,“如无百姓,何来天子?如无社稷,何来君主?阴暗的一面,我要全部担着,我只希望,未来的王朝不要再乌烟瘴气……我要的不是玩弄权谋之术、败坏朝堂风气之人,我要的——

是一个欣欣向荣的天下!”

那日之后,我将派了璇玑亲自将卫风送到了媚茹的红袖楼——在那个京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在十日之后,就会有一座着名的赌楼拔地而起,我取名翡翠园,由卫风继任园主。

虽然这个身边对他很是委屈,但我日后在帝都所有的底下人脉关系和社交,都要靠翡翠园来一手促成。本来这个任务应该交给媚茹……但那毕竟还是个正值花季的少女,本来已经饱受风霜,我就更不能让帝都的脏水将她泼染。

我不希望媚茹成为一朵不开花的花,还未绽放,就已经凋谢。

权力的机构已经在我手中悄悄运行,无论是为了具体的什么,我只知道,在我一月后离开帝都出征邺城,局势,不会在我手里崩溃太久。

即日送走了卫风和司徒玦,而对于剩下的两个年轻人——封析和黎原,我却把他们留在了璇府,趁着几日扎针的空隙,我把他们叫道身边,打算详细地跟他们说说我的打算。

可惜天公不作美,严大夫一直怒气冲冲地盯着我,直到把我全身都包成了粽子,只留下一张脸和两只手,捧着热气腾腾的苦涩的药汁,身后垫了不少枕头,勉强靠在床头。

“虽然很抱歉……不过今日我身体状况实在不佳,只能如此待客。”我笑笑,壮士断腕,一仰头喝尽了药汁,苦的脸都快要皱成一团,但奈何小辈在此,实在不想再损伤自己英明。

“宗主还是以身体为重。”封析看着我身边大大小小的药碗,担忧地皱了眉头,“玄族那边还有仲和师父顶着,宗主可以暂时放心。”

“我倒不是担心那个。”我笑了,严大夫走过来收了我手里的碗,满意地看到里面已经一干二净,对医女小洺道:“看好宗主,黄昏时候再试一次针。”

卧房里的人终于走净,我也从粽子一般的被铺里钻出来,斜靠在软榻上,未经梳理的黑发铺满了床铺。

“一直很想跟你们讲明白……但总是怕你们难以接受。”我望着两位优秀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地就成为了玄族宗主的候选人……封析还与我见过几面,而黎原,我们是初见。可惜当年我也是这样子的啊,什么原因都不知道,我成为了祯一的嫡传,本着玄族的命令都逐一挑战各路师兄……最后拿到宗主的位置。”我顿了顿,“……就是这么巧,我看到了你,所以这个位置便是你的。很牵强,但我无法否认,每一任玄族宗主……都是如是诞生。”

“你们两位……”我的神色逐渐凌然,“优秀,不可否认,但还是不够!我之所以选择你们二位……很简单,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个沉默的少年——黎原微微移动视线,他的眼神冰冷,但望向我,却是不可掩饰的崇拜与热切。

“我也曾经飞扬跋扈,我也曾经年轻过啊…….可是年轻人,你虽然还年轻,但几年过去,你很快就老了……”我的语调缓慢,似乎在回忆过去,“我希望把你们塑造成曾经的我,却有恐怕你们步上我的后尘……为了天下,牺牲我一个就够了,你们毕竟还年轻。”

“扑通”“扑通”两声,黎原和封析已经连接跪下,我故意不去看,依旧揉着太阳Xue,缓缓说道:“我希望……最近这些时间,封析能和黎原,成为同一个人。”

“你们将由两个,变为一个。”我几乎一字一顿,“时间太仓促,我无法塑造一个完全的我,所以,我把你们,联合起来……”

“如果你们愿意,从今天起,封析,就是黎原,在我离开帝都之后,你和风驰留守璇府,继任璇府大总管,风驰毕竟不是人类,许多事情我不放心托付于他……你会因我而成为名满帝都的黎大总管,但要为我抵抗多少暗箭,你要清楚。在帝都,你就是我的眼睛,你看到的东西,一定要切实回报于我……永远不要为了什么而闭上我的眼睛……特别是我离开帝都之后,帝都的统治指挥权,就大部分落到你的手里。”

我的话锋一转,转向了黎原。

“而黎原……你便是封析。在我离开帝都后,你也加鞭快马赶回玄族,一路上可能比来时要历尽坎坷,但如果你真的是玄族弟子第一人,我就可以信得过你。你回到玄族,带着仲和身边,由仲和师兄教导文,武学你则可以进一步向莫柏义师尊请教。”

“待我从邺城回来之后,如果你的武学造诣能让我满意,那么你就可以呆在我身边,我会为你伪造一个护卫的假身份,拍你多次与高手过招。”

“同时……我还会寻找一个人,一个可以继承我术者身份的人……”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作者:陌茶类型: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