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七十七章 琵琶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精彩内容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第七十七章 琵琶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精彩内容

发布时间:2019-10-01 08:53:4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陌茶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阿朗,宗门的小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此文是陌茶原创的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嫣红的海棠花在薄雾中随风飘舞,一朵一朵,连起来就如同一片艳丽的霞。我莞尔一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一朵娇艳的海棠花落在手心,红的如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免费试读


嫣红的海棠花在薄雾中随风飘舞,一朵一朵,连起来就如同一片艳丽的霞。我莞尔一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一朵娇艳的海棠花落在手心,红的如火,白的如玉,两相交映,美不胜收。

“你不是讨厌,你是嫉恨。”我端详着手心里的花朵,说话间,那盈盈的花瓣仿佛被话语勾起了心思,微微抖动,“嫉恨酒栖栖有你没有的爱情……嫉恨建宁倾覆天下的才学……嫉恨我对人生的彻悟。这些你都没有,可你奢望的,也太多了。”

“酒栖栖幸福,但她也没有完美的幸福。”我眯起眼睛,“她有一个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可她不聪慧,不美丽,连命运都那么曲折。她死去,是作为一个大靖国民而死,她悲伤,悲伤得无法承受,她的国家亡故,因为……连最后的希望,建宁都已经陨落。”

“建宁才学冠世,可她的才学却救不了她的国。”我的声音苦涩而单调,“你知道她跳下白塔时的那一霎那绝望吗?她十多年来含辛茹苦建造的国家,却砰然间碎落在自己手里。她以为这世间有了自己大靖就会永存,却高看了自己,低看了天下!”

“你又看我自己?真的完美?……我也有自己的痛苦,截下坚硬外甲的我,不堪一击。”我扬起嘴角,拉紧了幼棠的手,“我年幼为妓,一生颠簸,好不容易有了个官老爷给我赎了身,有了儿子,却没想到我多年来努力垒助的幸福就被西荒人的战乱捣毁。连我的儿子都是这样……我所做的不过是带着他苟且偷生。”

“没有人,是真正完美的。”我叹了口气,携起手心里那朵娇艳的海棠,斜斜插在耳畔,“关键是我们懂得满足。酒栖栖满足于绵连的爱情,建宁满足于殉国的悲壮,而我……满足于我唯一的儿子……”我扶着耳畔的花朵,揽着幼棠,满足地微笑,“有了满足,才会幸福啊。幸福了的女孩……谁又配不了这倾城的海棠?”

“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

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

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

“落英缤纷啊……”艳骨瞪大眼睛,泪水却无法遏制地流出眼眶,她伸出手,接着那纷纷扬扬飘落的海棠花瓣,“酒栖栖死前…….难道就没有一瞬间的后悔?她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吗?”

泪水汹涌喷出……原来,一个女孩儿会突然哭得如此声嘶力竭。艳骨手向前伸着,接着花瓣缓缓跪倒,脆而利的眼睛缓缓闭上,泪珠,点缀了她娇艳的容颜。

“不是不爱……或许,是没有能力爱。”我的声音飘渺,不知是跟什么人在说:“原来……你真的舍得。”

我皱着眉头,挑剔地从一堆花花绿绿的裙子中捡了一条水红色的纱织长裙,裙角缀着水晶,长袖飘飘,袖子上绣着大朵的芍药,虽不见得是多么适合我,但重点……是可轻而易举地夺人眼球。

我在腰间束了一条镶满劣质水晶的腰带,虽然成色算不上多好,但还是将腰勒的很细,走路间,细腰便盈盈不堪一握,便称得上风姿卓绝。

我在脸上抹了点胭脂和水粉,清秀的面容在浓妆艳抹下便妖艳得模糊。反正天下的美人差不多都长这个样子,瓜子脸,柳叶眉,明亮的眸,翘翘的鼻,饱满的唇……我画好浓妆去给幼棠看,幼棠盯了我半响,只吐了两个字,道:“妖孽。”

我拍了拍脸蛋,心情甚好,连应付着笑得合不拢嘴的老鸨都有耐心的要命,时时刻刻保持嘴角挑起,弧度一致,最后……不到晚上,我的嘴角就笑得抽搐脸了。

老鸨年轻时是个一笑倾城的花魁美人,在容貌殆尽,眼角平添鱼尾纹后,就开了家青楼,多年来在陶舟也算是青楼一带叱咤风云的人物,要不是如今年岁已高,再加上艳骨姑NaiNai所累,恐怕成就会更加沛然。

混了多年的老滑头,虽然如今远离了热度中心,但手里还是有些门路。夜晚一到,老鸨就亲自梳妆打扮陪着我一同去了城内如今最大的青楼——红牙馆,不知道她如何买通了那里的馆主,竟然将我以头牌姑娘的身份推上了红牙馆今夜的花魁赛。

每月今日,红牙馆都会举行一次小型的花魁赛,馆内所有姑娘以此排名,排名越高的姑娘叫价自然就越高,不少有点姿色的姑娘都把这看做是出人头地的机会。

我在水红色的长裙外面罩了一层面纱,妖孽的面容别隐在一片薄纱里,越是看不清楚,便越是诱惑的人忍不住却掀开一睹芳容。

“你的名字是缥碧……到应该应景传身淡雅点的绿绸子裙。”老鸨打量着我全身,虽然也是狠狠惊艳了一把,还是泼了我些冷水,“这么看着太美艳,这些大老爷不会起视觉疲劳?”

“妈妈说的也真是……”我笑,微微撩起一边的面纱,道:“要看那大家闺秀,这陶舟城还不多的是?为何还要来这青楼买个痛快?男人不都爱这一口嘛,越是得不到,那便越想得到罢……既然是青楼女子,那便是要美得妖孽。”

老鸨看着我惊讶地笑:“几日不见,你倒是长进了不少!不错不错,就是这个理嘛,男人就是这个样子……就看不起我们正经。”

我浅浅勾起嘴角,抬起被精心护养过的芊芊玉手,上面的手指晶莹,涂着红得耀眼的蔻丹,拇指上还带着一个玉扳指,看上不倒不像一个青楼女子的手,而像个贵妇小姐的。

今天……这双手要弹起惊世的乐曲,成功,失败……在此一搏。

我着迷地盯着自己的双手…….那首曲子,还是祯一教给我的啊,我无比熟悉的《凤求凰》……真的没想到,我第一次当中奏曲,竟然是以一个青楼女戏子的身份啊。

一个个正值妙龄的女孩儿轮番登场,我看着眼晕,却又不得不称赞一声红牙馆的确美女如云……改日应该让媚茹来看看,这座边关小城青楼的女子,竟然丝毫不逊于媚茹倾心调教出的红袖楼大小花魁。

“娘。”幼棠不自在地喊我,“一会……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我手里捧着琵琶,仔细调着音。“……好好弹下去喽,我师父只交给我弹琴,琵琶倒是我自己摸索起来的……”

幼棠不相信地盯着我,我只好继续解释:“……以前我出来玩,为了不让师父知道,只好扮作女戏子,琵琶和唱腔也是那个时候练起来的啦……”

“你倒真是多才多艺……”幼棠无奈。

“多谢夸奖,环境改变生物。”我说的很是深奥,摸摸他的头,犹豫了好一会还是讲了实话:“如果……一会我演泡汤了你要准备好,我可能丢了琵琶求你去救场……”

偌大的戏台子,中央放了一把红木的小凳,我抱着琵琶斜斜坐下,眼前拉了一道花瓣穿成的花帘子,一片花香间,我窈窕的身影隐隐约约。

在场的人很多……不过大多是中年色鬼,真正有钱有权的人都和我一样藏在帘子里,靠着帘子缝隙欣赏着帘外的美人儿。

也正是这样的人……才可能一抛千金,青楼姑娘真正腼着脸都想凑上去的大人物。

我眯了眯眼睛,脸上罩着的轻飘的薄纱早已摘取,如今我和下面一众如狼似虎君们似乎只有一张花帘子可以遮羞……反正玄族宗主的脸已经丢到大西北了!丢人事我做的不只这一件,敢作敢当,还有最重要的,我们要舍生取义啊。

我挑了挑弦,长了口,熟悉的乐曲在一瞬间涌上心头。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好久没有唱过,我的声音开始有些微微的发涩,到了高潮时,竟然适应了,声音愈发的会发自如,一首《凤求凰》竟被我唱的淋漓尽致。

……就是忘记了一切,都不会忘记的《凤求凰》啊!这首歌,祯一一直都在唱……从我跟着他起,他唱的歌,就只有《凤求凰》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我的声音在大堂里婉婉回荡,身边的侍女是时候地逐渐拉开我面前的花帘,我微挑的眸子弯起,美人亮相,自然要倾城倾国的美色。

“小女子缥碧,给各位大爷献丑了。”一缕余音在我唇边消逝,我莞尔一笑,站起身来,水红色的长裙依依袅袅,一份风姿冠绝众女。

“缥碧?”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响起,“可是……孙妈妈以前身边的缥碧?”

我对上一双炽热火烈的眸子,笑意盈盈:

“正是小女子。”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

作者:陌茶类型:古代qq土豪红包群号码大全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阿朗,宗门)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女幕僚:陛下,臣甚惶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阿朗,宗门),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